9.2.15

渴望 The World of Kanako,極端偏執的愛恨不清

說真的,我對[告白]沒特別喜愛,甚至現在對其內容也沒甚麼印象...
所以對[渴望]並沒有如大眾般的期待,只是有點好奇,又剛好是我偏好的黑暗題材,
但沒想到不只是視覺感官以及情節上的黑暗,而最厲害的是整部電影散發出來的情緒感染力,
能將很多無法言語表達的情緒,用影像,用配樂,用剪接,讓觀眾感受,非常的厲害!!

然而,感染的都是極度負面,強烈的情緒,讓人感到頗不舒服,應該很多人無法接受這部電影...

若想了解導演想表達的東西的話,稍微看一下導演的話就可明白~

以下文字截自YAHOO電影
----------------------------------------------------------------------------------------------

■導演的話

在拍《告白》時松隆子的角色對少年A的「恨」其實近似於「愛」,她的復仇行為某部分接近愛的概念。人類的愛與恨絕對不是對立的,在拍完《告白》後,更增進了我對這份情感的認同,因此想起了曾讀過的小說「無盡的渴望」。透過這部作品中的父母關係,或許就能描寫極端的愛恨只差一線之間。我便抱著這樣的心情投入《渴望》的拍攝,這是我認為必須要拍的電影。


電影的男主角是個只能透過暴力才能和人相處的角色,但是在相處的過程中,那個人也同時受傷、並遭到破壞與失去。那種人的孤獨注定是一場悲劇與喜劇交加的人生。希望大家走進戲院,能感受這是一部無賴之父‧藤島與惡魔之女‧加奈子的愛與恨之間纏繞著的情感糾葛

----------------------------------------------------------------------------------------------
後來稍微爬文後,才了解到,原來,渴望是一部"推理小說"...
但,看完這部電影以及導演的話之後,可以清楚地發現-

"導演完全只想呈現自己對這部小說的感受"

真是一點推理的味道都沒有的電影啊~哈哈哈哈~非常的任性~
這狀況讓我想起[肌膚之侵],也是超任性的導演~


====================以下有劇情暴雷,未看者請迴避====================


開場引用詩人尚考克多的詩
"時代之所以看起來混亂,是因為觀者自身的混亂"

接著,歡樂的聖誕片段與藤島的髒話跳剪,一個混亂讓人摸不著頭緒的開場

(從後段的劇情可以知道是聖誕節時藤島看到前妻與別的男人約會時爆發的事件)
八個月後,
隨著藤島在警局做筆錄的片段,開宗明義說明了他的躁鬱症,搭配片頭的詩,
可以了解到是一個躁鬱症視角的拍法,
該段跳剪的狀態,手法貌似混亂,卻可以清楚交代了藤島的現況和劇情走向,
同時還能傳達主角本身躁鬱的情緒,而且不會突兀刻意,非常厲害!!警局這段我非常喜歡!!

剛好前陣子重看了2002年,艾爾·帕西諾的針鋒相對(Insomnia),其中有一段,

艾爾·帕西諾因為六天沒睡覺,警局中,倒咖啡,翻報紙,電風扇,每一個周遭的聲音都被放大,
那種對環境的每個小事都能造成分神,煩躁,無法專心的狀態,十分相似,只是大概強烈個10倍...
渴望這部電影就是從藤島的這種極度躁鬱的情緒視角拍攝剪接而成,
而且非常貼近真實的情緒!!

而加奈子的回顧畫面,卻全都是夢幻而輕快的配樂~

加奈子認為這整世界都是虛幻的,
所以任意放縱自己的假想,刺激,將所有負面感覺最大化
將她誤解的愛無限放大,並誘導別人做出一樣的事,
導演竟也能將這種常人無法理解的惡魔範疇,表達出來,讓人理解...

包括藤島,加奈子,起笑的後輩警官和殺手,較為正常的老師

每個角色的狀態一直(或最後)都處在沒有情緒管理,完全放縱的極端情緒狀態...
就某方面來講,這也是一種情緒完全放縱的爽片啊!!(雖然都是負面的...)
現在想起來依然是心跳加速啊~~~~

藤島最後在大雪中沒頭緒的奮力挖掘厚厚的雪,並說要找出加奈子的屍體,親手殺了她,

這種分不清是愛還是恨的渴望,非常難以表達的極端情緒,在片末做為了結語

藤島的造型,氣質,還有最後的雪景,很難不與[原罪犯]做連結,

但[原罪犯]厲害的在於劇情,而[渴望]出色的在剪接出來的情緒感染力~
不需要相提並論~

沒有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