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6.4.15

2015第37屆金穗獎 觀後小論

去年因為動畫片《蠱》的關係,看了金穗獎,發現有些短片不錯看,所以加看了幾部輔導金的作品~
今年因為動畫片《七點半的太空人》又來看金穗獎,剛好遇到案子淡季,於是長片短片加一加總共看了51部~
其中比較有映像的大概有十來部左右,以後若有想寫得再來寫....

這篇拿其中兩部比較特別的,屬於非主流,規則外的作品,
又都比較簡單容易看出創作的痕跡,所以拿來做討論
剛好想腳本卡在情結的部分,藉由這兩部粗淺的討論一下劇本發想中情節和橋段的重要性,
--------------------------------------------------------------------------
吳季恩 導演的課堂作品《他好嗎?》


劉啟崑 的實驗作品《世界由廢料建構》

--------------------------------------------------------------------------
《他好嗎?》是導演的課堂作業,用很有限的資源拍了一部簡單卻有Fu的短片,雖然粗糙但有餘韻,
在映後座談中,導演提到只花了一個晚上在他家附近的公園拍攝,冰淇淋道具等等的花費兩千多,
演員則是認識的學妹,和兩人交談過後,只憑對兩人的印象和感覺來寫出了這樣的劇本,
很驚訝的是,一般都是先有了劇本之後才開始找演員,
而這位導演則是先遇到演員後,根據演員的調性和感覺去寫腳本,
這樣的結果可以讓演員的表現非常的自然也很對味~影片的感覺就不會做作生硬~

--以下對《他好嗎?》的內容做簡單分析,會有劇情討論,模擬從無到有的的發想層次推導--

第一層,角色, 溫厚專一的女孩A , 輕浮不羈的女孩B,
第二層,大綱, 親密好友關係,女孩A對女孩B有女女愛戀的味道,但女孩B卻有了男友,
第三層,主軸(衝突)女孩A質問女孩B是否真的喜歡男孩,為甚麼不選擇她,
第四層,橋段1利用對冰淇淋的不同看法增加趣味,並讓觀眾了解角色之間的關係和態度,
第五層,橋段2, 女孩B不吃餅乾,女孩A喜歡女孩B,讓B留餅乾給他吃,但男孩的一句話,卻讓B把餅乾吃掉了
第六層,橋段3, A在廁所等B,還對B言聽計從,說明兩人關係

Final\
羅越在廁所外拿著李悠的冰淇淋等李悠,隔著牆聊手上的冰淇淋,哪家比較好吃,
羅越偷偷的舔了一口,李悠喊著,讓羅越拿衛生紙進去給她,任性的卻又不讓她把冰淇淋帶進去,
之後,羅越想吃一口冰,被李悠拒絕,於是羅越不吃餅乾的李悠留餅乾給她吃,
接著羅越李悠新交的的男朋友如何,聊著聊著便開始質問是否真的愛這男孩,
李悠曖昧的逃避回答,躲到了籃球場的網子後面,羅越問的更激動了,
兩人隔著網子,羅越質問李悠是否因為她是女的就不行,而李悠只是輕浮曖昧的迂迴打槍,
這時男孩來了,李悠態度馬上轉變,與男孩共食冰淇淋,並一起走去打籃球,男孩不吃餅乾,讓李悠吃掉,
而獨自一人留在籃球場網外的羅越,看著他們遠去,而李悠卻還刻意吃著餅乾給羅越看...

感想,雖然影片的質感粗糙,攝影不優,光線也糟,但隔網質問的畫面感覺還不錯,
女孩A女孩B的表演都很自然,尤其是女孩B最後吃冰淇淋餅乾的挑釁態度很絕,
開頭等廁所聊天,用對話方式傳達兩人關係的情節不甚高明,有點沉悶,也讓人摸不著頭緒,
但透過冰淇淋,讓後段女孩B的態度轉變呈現,效果倒是蠻好的~
整體劇情不算突出特別,但是有趣的情節讓整個影片生動了起來~人物的個性也變得立體~

--------------------------------------------------------------------------
《世界由廢料建構》臉書有全部片段
這部是實驗片,由二十幾個概念組成的概念片,並不是戲劇,
會擺在一起討論是想說明,影片必須要有情節,只有概念是無法打動人心的,
本片作者由影片內容可以猜測是文字相關工作者,而這是他的第一部影片,
影片內容大多是憤世既俗的想法概念,用片段畫面搭配口白而成,

這讓我想到自己的"發想集"資料夾,裡面有幾十個成堆的發想概念,
但很多都沒有發展成戲劇,只有幾行文字說明的概念,
而需要發展成戲劇,還必須要生成角色,想出故事情節,

而這部雖然不是戲劇,但其中很多精采的概念都很適合發展成一部戲劇的主軸,
但是沒有故事,只用說教和批判的訴說,只會讓觀者反感,而且無法觀賞下去,

就像很多小時候的寓言故事,讓道理埋在美麗和生動的情節背後,
也像聖經或佛書一樣,其實這兩本也根本就是故事書...
所以道理需要透過故事情節來傳達~

而情節扮演的重要角色是,如何不露痕跡的,
讓人吃下美味食物的同時一起吞下埋好的毒藥(咦)

沒有留言:

2012夏.喧鬧卻寧靜的午後

2012年的夏天,某日, 上午心血來潮想去花東走走, 下午我就已經在花蓮火車站了, 沒有任何規劃和行程,就是玩花東, 唯一有的目標是花蓮光復糖廠, 聽說父親小時住在糖廠旁, 並不是尋根或探親,沒有親友在那, 只是有個感覺想去看看, 花蓮糖廠在光復鄉, 離花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