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2.16

間諜橋 Bridge of Spies


改編自真實事件,
敘述冷戰期間,美蘇敵對緊張的關係下,
一名商務律師捲入兩國間人質的交換談判,
在大家都反對的情況下,仍然堅持自己信念的感人故事。

由史蒂芬·史匹柏執導,
電影的步調非常的沉穩,內斂,
一點一滴的描繪角色個性,描繪兩國,甚至東西德的關係,
隨著故事的演進,一步步地建立角色之間的關係,
逐步解釋主角律師不同於大眾的信念,屹立不搖的可佩精神,
然後在最後將所有的情緒推至頂點,一湧而出~

人質的談判過程通常都應該針鋒相對,爾虞我詐,手段層出不窮,
但本片的這個部分表現的還是非常的沉穩內斂,
雖然也有很多的的手段和對話,但是非常低調而不突出,
所以一路看下來,感覺上過程會有點太容易,太唬爛...
但可能也是為了不要干擾到電影的主軸"信任"和"信念",
這樣的安排倒也無可厚非~

稍微分析一下這部電影的結構,覺得還蠻老派的...
但情緒最後有成功的推出來~讓整部電影的主軸非常的有力量!!


=========下文有「間諜橋」的劇情討論,未看者請迴避==========


簡易結構分析:
1.魯道夫·阿貝爾(被捕的蘇聯間諜)
開場的自畫像,表現出阿貝爾的興趣與平凡,
平凡的背後,讓觀眾看到的是間諜的身份,
而美國政府卻在沒有證據的情況下逮捕了他,
一開始就讓觀眾明白的在愛國正義和人權正義上作抉擇。

2.詹姆士·B·唐納文(保險商務律師)
用保險求償案展現詹姆士的談判能力及工作範疇,
再以one,one,one這樣的口頭禪,讓觀眾留下印象,
(這口頭禪在之後的談判也出現了兩次以上)

詹姆士進事務所的這一段連續鏡頭頗有意思,稍微提一下,
一扇大門上掛著"湯瑪士和詹姆士律師事務所",表示詹姆士有和別人合夥,
一進門,員工接電話也重複了一次"湯瑪士和詹姆士律師事務所"加深印象,
另一名員工恭敬的喊了"詹姆士"先生,可見詹姆士應該是類似老闆的職位,
接著詹姆士詢問秘書接下來的行程卻被更改了,緊接著被一位年長者主導,很明顯他才是老大,
這一段不到30秒的連續鏡頭,就簡單的交代了詹姆士的身分地位,
也一併的說明了湯瑪士和詹姆士之間的關係與主導權,
雖然只是個交代關係的鏡頭,但畫面好看,步調有趣不無聊,手法高明。

接著交代詹姆士的家庭狀況與助手和女兒間的曖昧,雖然不是很重要,但添加不少趣味,
也開始漸漸顯示出這案子的難處和詹姆士的立場。

3.重重阻礙,屹立不搖
交代時代背景,國家教育,社會觀感,所有不利的因素,
顯示出詹姆士極度尷尬及不被認同的處境,而他卻仍然堅守律師該做的事與精神,
再由同一戰線的阿貝爾向觀眾點出詹姆士的屹立不搖,Standing Man !!

然後才讓詹姆士拋出他堅持的原因與他能有的保命籌碼:人質交換
但重點還是必須要擺在詹姆士和阿貝爾之間的情誼和人道精神,因為是本片的重心,
所以在更多的難關與威脅下,詹姆士道出阿貝爾的立場與該有的人權。

4.支線角色1:弗朗西斯·加里·鮑爾斯(美方間諜飛行員)
為了避免劇情過於直線乏味,中間不斷穿插鮑爾斯的支線劇情,
到了電影中段,鮑爾斯執行任務失敗被蘇聯方捕獲,
成為重要的人質交換關鍵角色,
才與主軸劇情匯流。

5.支線角色2:弗雷德里克·普萊爾(遭東德逮捕的美國學生)
因為阿貝爾的東德身分,將人質談判地點牽扯到東德,
於是增加了東西德和柏林圍牆建起的當時情況,還有與蘇聯間的微妙關係,
而出現第二名人質,增加談判的難度與故事的複雜性。
(普萊爾的故事簡單的交代可能是怕真的搞得太複雜,偏離干擾電影主軸)

6.談判過程的重重難關和爾虞我詐
詹姆士的困境並沒有因此改善,反而進入了另一層的難關,
不能公開的談判工作,差勁的住處,險惡的街道,假扮的阿貝爾家屬,
除了對付蘇聯和東德的各懷鬼胎,同時還要防備美方政府的立場,
但重重關卡下,詹姆士仍舊堅持要交換美國不想救的學生,
詹姆士與蘇聯德國間不斷的來來回回,有點摸不著頭緒,
到最後才由詹姆士與府方的對話向觀眾透露出他的目的。
(這邊主要都是談判手段,感覺為了保持詹姆士的正直形象,過程並沒有很精彩,
所以最後的成功會有種"蘇德怎麼這麼笨會相信"的錯覺)

7.詹姆士與阿貝爾間的"信賴"與"離別"
談判雖然成功,但東德一方還是爾虞我詐的留了一手,
當阿貝爾與詹姆士在橋上會面開始,就將觀眾情緒漸漸地往上推,
一來是終於等到的苦盡甘來,還有詹姆士和阿貝爾之間老朋友般的情誼,
而在交換的最後一刻,東德刻意耍手段延遲另一名人質,但詹姆士堅持不退,
即便是關係著自己利益的阿貝爾,斷然的信賴著詹姆士,願意等另一名人質出現,
這一段將觀眾情緒推到最高點!

接著人質交換成功,阿貝爾坐進後座,詹姆士擔心的目送離別,
阿貝爾離別前送給詹姆士他的畫像,表達了對詹姆士的感謝與尊敬,
阿貝爾可佩的寧死不屈和美方飛行員的懦弱形成了強烈的對比,
飛行員回來後急忙解釋他沒有洩密,詹姆士回答道:
別人怎麼想不重要,自己知道自己做了甚麼最重要!

最後,詹姆士終於得到了平反,獲得家庭與社會的認同。

沒有留言:

2012夏.喧鬧卻寧靜的午後

2012年的夏天,某日, 上午心血來潮想去花東走走, 下午我就已經在花蓮火車站了, 沒有任何規劃和行程,就是玩花東, 唯一有的目標是花蓮光復糖廠, 聽說父親小時住在糖廠旁, 並不是尋根或探親,沒有親友在那, 只是有個感覺想去看看, 花蓮糖廠在光復鄉, 離花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