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6

寂寞公路The End of the Tour



電影改編自華勒斯自殺後,利普斯基對其五天裡的採訪回憶錄。

1996年,華勒斯的著作【無盡嘲諷】震撼文壇,
滾石雜誌記者大衛李普斯基決定去採訪這位一夕成名的知名作家,
五天的採訪過程,兩人雖然因為彼此的立場,互有攻防,你來我往,
但也因為這樣的過程,華勒斯與利普斯基的相知,建立了難以言喻的獨特友情,
華勒斯彷彿難得遇到了能懂他話的人,與利普斯基暢談很多人生事物的獨特見解,
利普斯基則對這位行事獨特的作家非常好奇,兩人相知相惜中卻又偶有互忌,
雖然多年後華勒斯自殺身亡,但對利普斯基卻是此生最難忘的5天。

華勒斯細膩敏感而害羞,非常聰明,彷彿洞悉一切人事物,
但正因太過清晰的見解,對所有事情都帶著一點憂鬱,
因為預見了所有可能的結果,而避免了很多的作為,
雖然談了很多現代人寂寞的文明病,也體現了自己的寂寞文明病,
飾演華勒斯的傑森席格,演活了其中的敏感多慮與矛盾,表現非常出色。

=========下文有「寂寞公路」的劇情討論,未看者請迴避==========


最後一天,利普斯基在華勒斯的廁所裡看見聖依納爵的禱文,
"
主 教我慷慨,教我為你服務,
教我贈與而不計較回報,
教我辛勤而不貪圖安樂,
教我去勞作而不是要求收獲,
教我侍奉您的旨意而無他事
"
回首五天來的相處,足以說明華勒斯的聰明與溫柔,
還有,自相的矛盾,


應該不少內向的人華勒斯身上會看到自己的影子,
因為害怕那可預見的沉淪失敗與不善小惡,
害怕對別人或對自己的傷害而愁促不前,
這幾年來我思考,自我缺陷的接受和認知,適當的放縱,
也許才是上天賦予的每個生命間的差異性,

個人的小見解,
過於強迫的正面,造成無法釋放的壓抑,
並不是好事。

沒有留言:

2012夏.喧鬧卻寧靜的午後

2012年的夏天,某日, 上午心血來潮想去花東走走, 下午我就已經在花蓮火車站了, 沒有任何規劃和行程,就是玩花東, 唯一有的目標是花蓮光復糖廠, 聽說父親小時住在糖廠旁, 並不是尋根或探親,沒有親友在那, 只是有個感覺想去看看, 花蓮糖廠在光復鄉, 離花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