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2.16

怒火邊界 Sicario



一名FBI探員凱特,在多次掃蕩毒梟的行動中,對毒梟的行為深惡痛絕,
出色的表現獲得了參與毒梟老大捕捉行動的機會,
但在行動過程中,不斷的震撼教育顛覆了凱特以往的認知,
緝凶的手段一再的挑戰了凱特的行為準則底線....
凱特的理想與現實世界的運作存在著無比大的差距,
黑與白的界線已不再如此清晰對比。

當理念遇到現實的挑戰,
試圖將理念與現實間的拉扯盡力維持平衡,
期望在堅持住自己最少的理想價值觀底線下,與現實和平相處,
但能維持住也只是因為沒遇到足以摧毀所有已知價值觀的事而已...

很沉重的一部電影。

=========下文有「怒火邊界」的劇情討論,未看者請迴避==========



電影一開始,就以毒販屋子牆壁內的無數屍體來震撼觀眾,
讓觀眾與女主角凱特一同受,對毒梟的深惡痛絕,

接著電影步調變緩,
凱特法學出身,做事循規蹈矩有原則,嫉惡如仇,
自願加入了毒梟頭目的捉捕行動,
但是團隊超可疑又不可靠,
行為輕浮又酗酒的行動頭頭Matt Graver來歷不明的行動夥伴lejandro Gillick
加上一無所知的行動目的,讓凱特摸不著頭緒,

行動過程,觀眾和女主角一起經歷震撼,逐步摸索,
超乎想像的極端處境和偏激制裁手段,顛覆了凱特一直以來的認知,

不斷的震撼教育,讓凱特開始抽菸酗酒,甚至無暇顧及儀容,
彷彿更接近了Matt Graver的拖鞋和酗酒,lejandro Gillick的眉頭深鎖,
接著更多的震撼教育,毒梟高明洗錢手法,讓人束手無策,

但就算知道如此的惡劣處境,
凱特仍想堅持自己的原則,
Matt Graver以惡至惡的手段無法認同,
最後,lejandro Gillick的復仇,已無視所有,
同是法律體系出身的lejandro Gillick和凱特,
對同一件事的兩種處理態度,
差別恐怕是那決定性的事件摧毀了lejandro Gillick所有價值觀,
綿羊的原則無法在狼群的殘酷世界存活。

為了哥倫比亞大毒梟體系的維持,消除對手,
必要之惡的存在,這題材似乎有在哪看過(是哪部電影或動漫?)
但重點在那過程,凱特從無到有的對毒梟世界的震撼,還有極端的對應手段,
還有lejandro Gillick
讓人不勝唏噓的處境,並與凱特的理念做對比,


惡必存在,只是你是否參與其中,
如果沒有,你很幸運。

沒有留言: